浙江美术馆展雷人佛造像 以外国科技鉴定能行吗

编辑:小豹子/2018-08-20 14:47

  

  [浙江美术馆“汉风藏韵”展览中的所谓14一15世纪毗卢巴像]

  赝品展览和捐假来势汹汹,已经到势不可挡的程度。继去年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展出大量赝品,受到社会一片质疑。1年之后,北京师范大学又爆出香港富商邱季端给其母校捐献6000件汉代至清末各个时期的古陶瓷,召集数十家不明真相的新闻媒体,公开发布这个庞大的捐赠决定,并成立邱季端古陶瓷博物馆和研究院,成立《中国古陶瓷大典》编委会和介绍已成立的《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组织阵容。当邱季端现场亮相了其中捐赠精品和他的同学上传了其库房海量藏品清晰图片之后,迅速“引爆”了人们的惊愕和质疑,因为邱季端的20多万件藏品“太离谱”,看到的图片都属于仿制工艺品。

  邱季端捐献北师大的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当中,这个时候又传来浙江美术馆展出大量赝品佛造像的消息。专门研究和收藏佛造像的藏家陈建明接到朋友发来的帖子,立刻给“镇”住了。2016年8月19日,陈建明先生经实地到浙江美术馆现场调查和拍照后,确认所展大量赝品确证无疑。于是花费一整晚时间写了《是真到了西天,还是唐僧误入小雷音寺---观浙江美术馆“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造像艺术特展有感”》一文,迅速在网上传播开来,仅过一天便遭遇删帖,尤其微信公众号涉及此类的文章删帖最为严重。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  2016年8月23日下午,许多媒体朋友反映: “《汉风藏韵—汉藏佛教艺术与国家文化认同学术论坛》在浙江美术馆隆重举办”的18日旧新闻,怎么突然大量在媒体出现,而且推广力度很大。本人仔细看了这篇报道,其中介绍到:“2011年,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文物保护实验室主任、著名古金属鉴定专家皮特梅尔斯(Pieter Meyers)博士,对这批佛像进行了科学检测,并对其中明代永宣时期的金铜佛像,进行钻孔取样,分别送往美国、英国、德国和新西兰四个国家的6所顶级实验室进行科学分析,最后与大英博物馆数据库中的永宣佛像数据进行对比,数据完全一致。鉴定结论为:这批金铜佛像的铸造时期为15世纪,造像本身工艺高超、 制作精良,堪称世界造像艺术史上的精品之作。”浙江美术馆重推这篇报道,可能主要目的是回应社会对展览佛造像的质疑。

  

  

  [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文物保护实验室主任、著名古金属鉴定专家皮特梅尔斯(Pieter Meyers)博士,对这批佛像进行了科学检测认为都到代]

  为了尊重佛造像展览和真伪的严肃性,本人又咨询了行业内专业研究佛造像的吴晓刚先生和行业内其他实战派藏行家(应要求隐去姓名),他们的鉴定意见大体上一致:从陈建明先生现场拍摄发表的高清晰图片来看,肯定是赝品无疑,从开脸、造像形制、雕刻手法、鎏金工艺、包浆等方面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这样的特展就是放在平常普通展出,都需要慎之又慎。

  现在浙江美术馆方面唯一自信的鉴定依据就是美国洛杉矶郡立美术馆文物保护实验室主任、著名古金属鉴定专家皮特梅尔斯(Pieter Meyers)博士对这批佛像进行的科学检测。既然谈到科技检测,那么本人突然想起几年前对所谓的各种类型的科技检测文物艺术品相关的利弊做了一些论证,并撰写了《文物艺术品鉴定到底谁说了算》的一篇分析文章。鉴于杭州G20会议事关重大,许多外国元首及相关人员可能参观浙江美术馆举办的《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在此临会之际,有必要介绍介绍关于科技鉴定的问题,以便相关部门参考。

  我国文物艺术品鉴定到底谁说了算

  收藏圈子里,一些初学藏友总能碰到这样在所谓国家权威部门鉴定一圈都都是国宝真品,但大拍公司和古玩行圈认为是赝品的真实的例子。笔者就碰到这样为一件藏品的鉴定整整折腾一两年的藏友。当然和北京某位澳际华人为一对象耳瓶元青花鉴定整整折腾20多年相比,还不算什么。去年来笔者元瓷研究工作室参观标本的藏友讲诉了他的经历。数年前,他收藏到一件类似馆藏的重量级元青花瓷器,高兴的几夜未合眼。与馆藏图片对比,级别起码属于一级以上的文物;与拍卖图册对比,起码也能拍卖几千万甚至上亿元,于是找国家权威部门进行最终确认。经朋友介绍,找到,某博物院退休的某位很受国宝帮欢迎的文物专家进行鉴定,结果是国宝级的藏品。之后,又经过国家鉴定委某退休某专家和国家博物馆的某退休专家先后鉴定,其结果都是一样。鉴定费和证书费虽然花费接近两万,但和价值上亿的藏品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北京某古玩城大量批发的毗卢巴像]

  为了给这件国宝藏品穿上更权威的防弹衣,进行了第二轮科技鉴定。首先找到某馆科技检测机构进行元素测定,结果显示“符合较好(此结论是真品到代的意思)”,这还没有算完,任何方式的鉴定必须三家以上才有效率。接着在找到某院物理检测机构鉴定,也是到代无疑。再到某协会的文物科技检测机构检测也是同样结果。这下高兴坏了,差点有范进中举的神魂颠倒。于是邀请身边藏家和亲朋好友大摆筵席庆贺。大家一致建议拿去上拍,那才体现收藏和捡漏的最大价值。回家后立刻上网给佳士得、苏富比写信发图片静候佳音。一个月过去了又发了两回,终于等到回信却认是质量不高的仿造品。于是大骂大拍企业狗眼看人低。国外不行就国内,背着国宝分别寻找到嘉德、瀚海、保利等国内知名拍企征集门市,均被遭遇同样拒收的命运,让他懊恼的是每当他拿出这几位国家权威专家的鉴定证书和科技检测报告的时候,差点被赶出门市部。

  

  [浙江美术馆展览的所谓明永乐年间旃檀佛]

  

  [北京某古玩城里批发的仿古佛造像]

  郁闷了几天,听人说货卖行家,兴许能买个大价钱还不用上税。上网一查,“中国民间十大风云藏家”肯定是大行家,几经周折联系上拿过去一看说是真品无疑,但才出几千元,因为同类藏品市场上就这个行情。想想与本钱相差数十倍,一口气没有缓过来。整整折腾一年之后,越发心急如焚。再经过几番周折之后,找到景德镇的实战型专家鉴定为赝品,再经介绍到笔者给其鉴定,结果的确是赝品无疑。这位藏友面对诸多权威专家和诸多科技检测的真品鉴定,总是不愿相信残酷的现实。无奈笔者先让他看高清晰不同类型的馆藏元青花资料,然后结合多年收集的可靠窑址和各个城市遗址出土的元青花标本对比观察其真品的普遍特征。然后再结合数年来各个层级的仿品特征,对他系统的讲了一堂大课。比如这件仿品的特征:胎料太细太致密属现代机加工料而非古代人工加工;看不到元代印坯实际接胎工艺痕迹属于现代拉坯成型或者现代注浆成型;看似酥润的过硬、过细釉面为汽窑烧后再柴窑短时间回炉所致;器底又脏又光滑是底胎多次刷脏油经过高温烤磨所致;青花绘画描摹严重缺乏元代洒脱随意性等。就凭这几个致命伤,终于让这位藏友放弃再继续折腾的打算。看到他无比悲伤离开笔者工作室门口的背影,后来促使笔者写下了这篇文章。也不由的发出感叹:我国的文物艺术品各类鉴定,到底是则么回事呢?

  由于文物鉴定学的复杂性,国家体制内传统鉴定和现代科技鉴定的不完善,加上高仿文物的不断更新换代和国家文物鉴定人才缺乏真正实战鉴别能力,民间实力鉴定人才又缺乏认定资格被排斥在外,民间一些并不具备实战眼力的忽悠专家更是大行其道。这样的局面,我国文物鉴定行业已经成为最混乱的“江湖时代”。传统文物艺术品,谁真正具备鉴定能力?国内科技鉴定的情况如何?传统鉴定与科技鉴定到底谁说了算?这是当前文物艺术市场的一个热点问题。

  

  

  [浙江美术馆展览中标注17-18世纪珐琅彩黄铜鎏金观音菩萨像。民国以前的工匠师都是师傅带徒弟式的传帮带,有非常严格的长期训练后方可出徒。瞧瞧造像的胳膊与手,要在古代这工匠得挨师傅多少耳刮子或另谋生路了]

  民众不禁要问:这样一个文物大国,国家有如此多的文物研究机构,怎么就没有权威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才呢?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混乱的状况?

  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各类文物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人类的社会活动、社会关系、意识形态以及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和当时生态环境的状况,这些都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我们先谈谈文物鉴定和它的复杂性。国家正式考古发掘的出土文物的复杂性主要是断代和学术研究方面,真伪问题基本不需要鉴定。只有博物馆工作人员向征集的传世或者出土社会文物必须经过联合鉴定,才可进入征集程序。现代高仿作旧手段层出不穷,甚至超越以往鉴定能力的极限,加之流散社会的文物艺术品背景复杂,品种众多,原始出土坑口特征和原始皮壳特征早已把玩消失而混乱,再加上高科技商业清洗、商业高修品技术的突飞猛进和反科技检测技术的逐渐成熟,如果缺乏深层次研究和实战性质的大量接触各类现实问题,鉴定社会文物艺术品的难度和广度已经变得非常棘手。也就是说,文博体制内的鉴定专家由于体制的限制和大量接触社会条件的不具备,已经很难适应现在变化莫测的社会文物鉴定领域。这也是鉴定问题突出的根源所在。

  国家或者民众收藏的主要是古代遗留下来的器物,比如陶器、玉器、青铜器、陶瓷、漆器、书画等。文物的类别不同,要求采取不同的方法进行鉴定。在文物鉴定之前,必须对文物进行分类,以便根据不同类别的文物,采取不同的方法进行鉴定。文物鉴定的具体方法很多,行业外比较认可的基本鉴定方法主要有传统方法和现代科学方法,而行内比较认可的权威鉴定方法依然是传统的实战型鉴定方法。

  一、传统文物鉴定

  传统文物一艘鉴定也就是俗语所说的经验眼学。在当今已经分为两派,一派是偏重理论,缺乏市场实践的体制派传统眼学派;一派是对理论缺乏加强,但偏重市场实践和实战的民间经验眼学派。其基本内容是对文物分类的基础上,对同类文物进行比较、辨识和综合考量,然后做出合理的结论。打仗分为正规战法和游击战法,官方和民间的鉴定一定程度上可以用这两种战法相比较。我们先介绍官方通常基本的传统文物鉴定,基本有四个工作流程,即:定名称——断时代——定价值——存档案。

  1。如何定名称:所鉴定的文物,根据所掌握的文物知识,给予准确的名称。1986年文化部颁发的《博物馆藏品管理办法》规定:“历史文物定名一般应有三个组成部分,即:年代、款识或作者;特征、纹饰或颜色;器形或用途。”给文物定名称首先是考验鉴定专家的理论知识是否过硬,对研究领域越透彻,其名称的把握就越准确和全面。定名要求科学、确切、简明,时代一般不入名称。但有时也有例外。命名公式:特征要素+通名=文物名。可细化为:作者产地+工艺技法+纹饰题材+材料质地+器形通名=文物名。

  2。如何断时代:定完文物的名称,文物鉴定中最核心、最重要的一项是就是断代。因为文物断代搞不清楚,把赝品断代成真品,或者把真品断代成赝品,都给对方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比如海关的文物鉴定、公安机关定罪的文物鉴定、国家博物馆、文管所向民间征集的文物鉴定、拍卖公司的文物鉴定、民间交易的文物鉴定等,这些都牵扯到准确断代。因此,这个环节既要断代,也要辨伪。辨别文物的真伪是验证一个文物鉴定专家是否合格的标准。其他方面再优秀,辨伪能力不具备,鉴别现成的正式考古发掘文物和博物馆旧藏具有来历的文物可以要求不严格。但要鉴别社会征集文物和市场文物是必须具备的能力。很多体制内重量级文物专家频频出问题,问题的症结就出在文物辨伪这一关。确定无疑是到代、后仿或者新仿制后。根据所鉴定物的造型、工艺、铭文等特征信息,参照不同年代的文物标准器,给器物确定年代。

  3。如何定价值:文物价值是凝结在历史遗迹、遗物(包括精神和物质的遗物)中的一般人类劳动,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和历史进步的标志,具有明显的双重特性,即有形价值和无形价值。文物是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历史遗存。三者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存在于物质文化遗存之中,相互渗透,相互制约。文物的历史价值:任何历史遗迹和遗物都是一定历史时期人类社会活动的产物,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包含着当时社会的诸多内容。从时代特点中,可以看出它在其产生的时代所处的位置,所占的地位;文物的艺术价值:就其主要方面而言,有审美、欣赏、愉悦(消遣)、借鉴以及美术史料等价值。文物中具有艺术价值的历史遗迹和遗物,大体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实用的遗迹和遗物。第二类是作为美术品、工艺品等创作的艺术品,如陶瓷、书画、雕塑等就属于此类。第三类主要包括知识、科学、技术等内涵。

  从现实来看,我国文物价值一般分为两大体系,一是文博部门所定的级别,二是文物市场反映的经济价值。通常情况下,我国文博系统所定的文物价值主要反映到文物级别上,不反映价格。而社会市场上出现的文物,基本都以价格来反映文物的轻重。比如被文博体制内定为一二级别的商周原始青瓷,在市场上的价格很低,也就几千、几万到十余万元而已。被文博体制内定为三级或者一般级别的明清瓷器,在市场上却价值连城,动则数十万到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文物定级标准:《文化部2001年第19号令规定》:“文物藏品分为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珍贵文物分为一、二、三级;具有特别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代表性文物为一级;具有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代表性文物为二级;具有比较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代表性文物为三级;具有一定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为一般文物。比如一级文物定级标准从内容题材上就有14项,从材质举例上就有22项(见文物定级标准资料)。另外,国家还规定,地市一级鉴定委员只能定三级文物,省级定二级,国家级定一级,要三名文物专家以上签字。

  4。如何存档案:文物鉴定之后,要留下四种文字档案:一是文物鉴定清册,内容包括名称、时代、质地、尺寸、重量、完残情况、鉴定意见、备注等,最后签上所有鉴定专家的名字;二是建立藏品总账:内容项目有登记日期、总登记号、分类号、名称、年代、数量、尺寸、重量、完残情况、来源、入馆凭证号、注销凭证号、级别、备注等;三是填写《藏品档案》,除以上总账内容之外,还有“形状内容描述”、照片绘图两项内容;四是做文物卡片,基本上把《藏品档案》内容填写成卡片式,方便研究。原来这些都要手工来做,现在则利用计算机存档归类。日本博物馆对文物的存档和归类做的相当细致,比如一件中国文物入档案,则中国境内外出土和收藏的所有同类藏品和相关资料都系统的整理出来,一目了然。

  上述四项工作是文物鉴定的基本流程,但在实际的传统鉴定工作中,却是非常复杂。自古以来,文物和古玩的鉴定,一直是属于社会科学的范畴,是由文博专家或古玩商里的行家凭眼力说了算。因为有诸多的人为因素,导致人们对传统鉴定不时的产生怀疑。一件历史艺术物品上所反映的信息,基本上都会在同时期的其他物品上找到类似的符号,即是触一类而通其他。文物鉴别是标形学范畴的,需要通过没有争议的东西来证明物品的真实性,比对着馆藏真品、出土标本、各个时期的仿品特性等多种可靠信息,证明一件东西是否到代,仍然是目前常用的手段。这当中,眼力不仅仅是知识的问题,更是方法的问题。有人把它比作中医当中的“望、闻、问、切”。什么叫“望”呢?望,就是观其形制,看这个藏品符不符合那个时代的艺术特征和传承的规律;什么叫“闻”呢?闻,一个门,加一个耳,就是用耳朵听,听听这个藏品敲击的声音对不对;什么叫“问”呢,看中医,问一问:你吃了什么坏肚子的没有,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受凉了?文物鉴定中的问——就是细部研读,仔仔细细观察藏品的每一个细节,玉器雕工,青铜器的纹饰和工艺,瓷器的成型工艺和纹饰及装烧工艺和皮壳特征等;什么要“切”呢,中医中的切就是切脉,把一把,断脉象。而藏品鉴定中的“切”就是手头感和依靠经验的综合判断。“望、闻、问、切”归结到藏品鉴定当中,就是对一件藏品的综合鉴定,这就是所说的眼力。锻炼眼力,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要多看实物,看实物多了,就会对真品、赝品形成一种区别体系,长此以往也就掌握了其中的鉴别规律。

  然而文物艺术品的鉴定,专家对庞杂文物认识掌握的局限性和实践当中领悟能力的差别性,即便是传统实战派鉴定专家,也不能保证鉴定结果万无一失。花样翻新的造假手段,让传统鉴定专家们防不胜防。那么,借助科技手段对文物进行鉴别和分析就成为人们貌似科学的趋势。但我们一定要知道,往往科技也不是万能的,尤其利用科技手段和科学先进仪器对文物艺术品进行测定。比如,通过成分对比对文物艺术品的进行相应的科学断代。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关键这些仪器是人为操作的,对比数据能全面吗?如果高仿机构根据这些数据和成分分析结果,制定相应的配料和作伪手段,单纯的科技检测有实际意义吗?关于文物科技鉴定,还需要很长的路需要走,就目前已知的科技检测手段,我们不妨先系统的了解一下现代科学方法鉴定文物的特性和原理,以及它们各自的优点和缺点。当我们系统的了解了现代科技鉴定文物艺术品的复杂性,就不会盲目的认为“文物艺术品鉴定体系是完全可以用现代科技解决”这样的盲目性和错误的结论。

  二、现代科学文物鉴定

  文物鉴定的发展前途,必然需要有传统的鉴定方法和科学体系的支撑。即利用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双重办法来使得鉴定更有科学性,更有准确性。利用自然科学方法对文物本质进行研究,主要特点是通过科学实验从事传统材料、工艺等技术的研究。目前,就国内外而言,运用科技手段鉴定古文物的方法主要有10种:

  1、原子发射光谱仪(AES)

  2、原子吸收光谱仪(AAS)

  3、X荧光光谱仪(XRF)

  4、电子探针(EPMA)

  5、电感耦合等离子质谱(ICP-MS)

  6、中子活化分析(INAA

  7、1X射线衍射谱仪(XRD)

  8、红外吸收光谱仪(IRAS)

  9、傅立叶变换红外光谱仪(FT-IR)

  10、激光拉曼光谱仪

  通常文物鉴定所用的科技手段主要有:碳14测定、热释光测定、X射线荧光能谱分析、微观物理痕迹分析等科技手段来鉴定古陶瓷。

  1、C14测年法:又称放射性碳素断代法(Radiocarbon dating),含C物质的C14含量在C元素中所含的比例几乎是保持恒定的,如果含C物质一旦停止与大气的交换关系,则该物质的C14含量不在得到新的补充,而原有的C14按照衰变规律减少,每隔5730年减少一半,因此只要测出含C物质中C14的减少的程度,就可以计算出它停止与大气进行交换的年代,这就是C14测年的原理。

  优缺点:对样品要求不严,埋藏条件不要求,取样也很简单。尽管如此,碳14 C 断代法仍存在一些问题。①测量范围有限,受半衰期规律的限制,其最大可测年限不超过四万年,而且样品年龄愈老,愈接近此极限值,测量误差愈大。②合适的样品难以采集,要满足纯粹不受污染而且要求一定的重量。如古代样品在埋藏中易受到后代动植物腐烂后的可溶碳化合物的污染;一些珍贵样品不能大量取样。地球上的交换碳近数万年来基本恒定,但19 世纪后半叶工业活动的增加, 20 世纪原子弹的爆炸形成的工业效应、原子弹效应已减少了大气中14 C 的含量。加上1950年全球工业化和现代全球高科技革命对大气的巨大影响,都对测定的结果有很大影响。还有C14测年必须使用大量的样品,而且测量时间较长。这项技术相对文物艺术品领域而言,主要应用于生物化石和古代陶器范围。

  2、热释光测年法(thermohtminescence dating techniques):物质具有受热发光的性质,是电子在晶格问移动时释放储存能量的结果。在一定的时距内,放射性元素U、Th和K每年提供给晶体的核辐射总剂量是一个定量,释放的光子数,即热释光强度与贮能电子累积的时间成正比。因此,通过测定晶体的热释光强度和每年接受的辐射总剂量,可计算样品的年龄。

  这种测年技术称热释光测年法,测年范围介于数百年到100万年。主要适用于受过烧灼或加热后的物质,被广泛应用于考古研究中。在地质上对于测定因风化作用,分解和再沉积而形成的各种自然岩石,矿物的混合物也有效,特别是其中的石英,长石都能作为试样。在研究黄土地层的年龄方面,也取得了较理想的结果。在文物领域应用,简单地说,一件古陶瓷在它被烧成之日起,便不断地吸收和累积外界的幅射能量,这个能量和烧成后的时间长短有关。“热释光”方法就是通过测量这件古陶瓷内累积的幅射能,从而确定烧成时间的长短,达到断代的目的。由于该器件的时间信息完全储存在它本身中,因此只需在该器件上取样检测即可断代,而不必与该窑址的出土样品数据进行比对,所以这是一种绝对断代方法。但器件的胎、釉成分,埋在地下的深度和环境,会影响检测结果。一般说来,年代越长误差就越大,对“高古”器件,的确不能断代至某一皇朝。一千年加减五十年。这加减五十年就是误差100年左右,它是由其它因素引起的。还有热释光鉴定确实需要在要求鉴定的器物上取样,这多少破坏了文物的完整性。长期而又微弱的外来幅射与极短时间的强幅射,对陶瓷器胎的物质微结构也有影响。尽管热释光文物鉴定技术广泛为世界各大博物馆和著名拍卖公司所接受,在欧美更可以作为法院认可的断代证据。但国内一般的收藏家们对热释光技术也有顾虑。因为国际上最权威的牛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的热释光鉴定结果不时的也有错误发生。

  3、X射线荧光分析法(XRF):也就是所说的元素检测法。进行XRF分析时,须将样品放在x射线荧光谱仪上测量和记录X射线在样品上产生的荧光能谱,通过计算机处理和基本参数法进行计算后可得出样品中元素的种类和含量分析结果。XRF分析方法不破坏样品,对所分析样品的形状、大小和材料没有特殊要求,整个过程可在大气中进行,是一种便捷、灵敏和可靠的分析古陶瓷中元素种类和含量的方法,相对分析极限为μg/g,绝对探测极限达1~0.1ng,分析误差为1%~10%。应用到古陶瓷领域,主要分析是否有现代化学元素存在和元素含量是否超标。

  但这种技术已经被高仿技术突破,从国内所检测的结果来看,大量赝品也都“符合较好”。原因是现代仿造避免在配料、烧制、做旧过程中添加现代物质元素。在景德镇公开出售的瓷土料和绘画工业颜料,都可以事先申明要求“过机(科技检测)”配料。所以这种技术只能辅助于传统鉴定参照,不可以独立作为文物艺术品鉴定的依据。对于不经过传统实战鉴定过关的藏品而言,单纯的依靠X射线荧光分析方法已无实际意义,仅只能作为传统鉴定或者考古发掘的过关藏品分析验证。

  4、微观物理痕迹分析:广义地说,痕迹是指环境作用于物质,在物质表面留下的标记。在微观痕迹中,物质指的是指自然当中的物体,而环境则是指外来的力学、化学、热学、电学、氧化学、腐蚀学等因素。因此,痕迹可定义为力学、化学、热学、电学等环境因素单独地或协同地相互作用于物质,并经年累月在其表面或表面层留下的外界腐蚀、慢氧化、损伤性等标记。

  微观痕迹鉴定,原来是在公安刑侦领域使用广泛,被称为痕迹学原理。应用到文物艺术品鉴定领域,则利用环境中的这些特性在文物表面和浅层留下的自然痕迹,与现代人为自然作伪痕迹进行比较,从而鉴定其文物的真伪的一种微观痕迹原理。主要借助设备工具为高倍放大镜和微观显微镜。此项技术鉴定文物艺术品的进展,探索也有一二十年时间了,但收效甚微,错误率非常高。理论性优点是仿造者无法对文物进行微观物理痕迹仿造,现实弊端是需要做大量标本微观数据库作为对比依据,不能进行绝对的年代判定。比如相差年代比较近的文物,遗留的微观痕迹有什么样的差别呢?还有每个朝代应该有什么样的痕迹?世间万物与野,无论传世还是出土,可以说有千变万化的痕迹,这都需要系统的探索性研究。同样只能作为传统鉴定的一个辅助线参考。笔者五六年前曾经和一个痕迹领域的研究者系统的探讨这方面的问题,经过他痕迹鉴定认为到代的藏品,基本上都是赝品。而且一些人拿这项技术冒充司法部认定机构的名头,在社会上闹出不少丑闻,比如对山寨博物馆冀宝斋雷人收藏品的痕迹鉴定。

  通过上述传统鉴定和现代科技鉴定,我们都明白了各自的优点和缺点及可能最适合的鉴定方法。比如,传统文物鉴定的优势地位:能够对古陶瓷的社会属性做出准确的判断;从而能推定出生产年代、窑口及其他历史价值、科研价值、艺术价值、经济价值。尤其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的评定是任何科技手段无法替代的。但也有弊端:比如,一个非常具备实战鉴别经验的专家,完全取决于鉴定者的职业操守,实践经验丰富、理论基础扎实、道德情操高尚的鉴定专家,准确率就高。相反则难以对古陶瓷的自然属性做出准确的认知与判断。由于古陶瓷生产跨越的时间长、地域广、种类繁多、数量巨大、储存环境十分复杂,任何鉴定者的知识都无法苞笼万象。因为鉴定者个体之间的经历、阅历、等存在着差异,对被鉴器物难以达成共识。;传统经验鉴定的主观性、个体差异性、认知的局限性,导致难以形成统一的标准。但是,传统的实战鉴定体系是经历千百年来不断积累形成的,也是在面对近现代以来高仿泛滥中摸爬滚打出来的,由于这些群体相互学习和相互借鉴的需要,自然而然的形成各个领域里面的圈子,圈子对眼力和人品的严格要求,这也慢慢的形成行业内实战派正道力量。也是唯一可以制衡各种伪鉴定和各种仿造的积极力量。

  科技鉴定虽然是利用物理学、化学、光学等理论依据和经验,运用各种科技手段和高科技仪器对文物进行鉴定是人们的共同愿望。但文物艺术品的特殊性是不能忽视的,它不是自然界原始普通材料,它是经过人类赋予文化特性的再创作艺术品。加上文物艺术品价值带来的社会客观问题,科技手段完全解决文物艺术品鉴定是根本不现实的。

  科技鉴定相对于传统鉴定来说,存在理论性的优势和现实中的弊端。优势是在“绝对”的情况下:能够对被鉴器物的本质属性做出较为客观、准确的判断。问题是我们不可能有“绝对”的条件。理论优势是应用范围比较全面、广泛,有利于行业标准化的建立,但这只是理论性的愿望,现实缺是非常残酷的,各种造假技术也在不断的突破科技鉴定的检测。

  再者,科技鉴定当中,往往仪器设备大多体积庞大,价格昂贵。需要建立准确可靠、完整系统的庞大数据库作为支撑,但这是几乎不可能的办到。更无法对文物的社会属性做出判定。比如,有损测试的模式会破坏文物艺术品的完整性,并且鉴定费用高,绝大多数收藏者难以承受。这说明不能广泛运用于社会民众的藏品鉴定,普及性方面是达不到的。另外,科技鉴定还要求操作者有很强的文物艺术品相关知识。科技专业技能方面,其功能、准确性调试、抗人为干扰等方面都难以达到要求。目前,国内科技鉴定主要针对博物馆自身馆藏或考古发掘中发现的可靠文物,一般很少对外鉴定。国外的牛津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热释光测年法(thermohtminescence dating techniques)是国际上比较公认的检测鉴定机构,但仅仅也只是作为传统实战鉴定的参考依据,错误也时有发生。

  所以相对于市场文物和广大的收藏民众,依然还是以传统文物鉴定为首选。但令人痛心疾首的是,一些考古领域里的专家纷纷跳出来鉴定市场上流通的文物艺术品,一些国家权威机构的行政管理人员退休后也跳出了成了文物鉴定专家,并且一些人堂而皇之的成为伪收藏国宝帮传销组织的御用专家,这是非常可笑的。体制内侧重理论研究,体制外侧重实战经验,炼金需要烈火,眼力需要血路,这本身是两个领域,一些毫无眼力的体制内理论型专家频频出错就是必然的结局了。

  三、文物鉴定注重实践

  俗话说,不是行家就当不了鉴定专家。一个文物考古专家,可以是文物研究专家,但他不一定是合格的文物鉴定专家。一个文物学院的研究学者,如果不注重市场研究和收藏实践,更无法胜任鉴定工作。文物鉴定是古玩市场中最重要的核心内容,首先是辨别真伪,真伪都辨别不了,文物价值无从谈起。文物真伪的辨别是个大学问,明国时期的仿品多,造就了一批市场型的行家,解放后进入文博系统工作,成为新中国最早一批市场派鉴定专家。1949年至1980年的这30年当中,民众首先考虑的是吃饭问题,文物收藏几乎处于停顿状态。这个时期的仿古工艺品除国家需要由一些国家专门机构仿制而外,市场上的仿古品除老仿而外,新仿几乎绝迹。所以民间这时期出现的文物,基本真品率占到绝大多数。一般情况下地方文管所和国营文物商店充当文物鉴定的角色。这时候的文物专家只要基础知识和理论知识扎实,都可以鉴定文物。因为当时特殊时代根本就没有人从事文物艺术品的造假。

  1980年之后,仿制文物可以换外汇,并逐渐盛行起来,日本和港澳台地区首先成为这些仿制文物的受害者。随后国内收藏之风由境外刮到国内,景德镇、河南、陕西等地的仿制文物逐渐蔓延,各处的盗挖和盗墓之风也越来越疯狂。但是,我们的体制内文物专家,并没有走出书斋而走向市场,即便“北魏陶俑”和“唐三彩”成为当时文物专家打眼的笑柄,体制的僵化和许多文物专家闭门造车的普遍风气,加上怕冒打眼的风险,使得市场文物、高仿文物与体制内这些文物专家隔绝起来。更可悲的是一些文物研究专家和考古系统的文物专家,利用单位的职务头衔开始走穴,为民众鉴定文物。开始很多仿品被他们鉴定成到代文物,后来受到很多质疑,保险起见,与博物馆不一样的文物统统都鉴定为赝品。用一位曾经走穴鉴定文物专家的话:“那个时候,仿品越来越厉害,真假确实难以区分,鉴定文物只有察言观色的瞎蒙了”。

  与体制内理论派文物鉴定专家裁然不同的是民间实践派草根专家的崛起。一些务实的民间收藏人士从大量标本、长期古玩市场磨练、大量多层级的高仿品对比研究中入手,用自己的血汗钱在长期的实践和实战中拼杀,从而用血和泪来积累自己的经验,从而练就了过硬的“毒眼”。真正的验证了那句名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体制内的文物鉴定专家根据目前法律,鉴定失误可以不负法律责任,顶多只是道义责任。这也导致这一群体业务水平进一步退化。而民间一些务实收藏者首先得为自己负责,一旦打眼就意味着经济遭受损失和圈子里名誉损失。在以假乱真、鱼目混珠的高仿制时期,面对真真假假、真假难分、很容易“走眼”的实物面前,没有很强的判断力——“毒眼”,那就很难完成他的工作职能。

  而考古发掘就不同了。考古面对的是野外、原始的古迹,出土的文物(除个别外)基本是真实的东西。只要求面对实物进行断代、分析和归纳,并尽力完整地取出来将它保存修复,然后去从历史和文化艺术的角度去研究它的历史性、艺术性、政治意义、民俗习惯、科技发展水平、技术工艺以及艺术价值等等。一时存在的问题解决不了也没关系,收存起来查资料找答案。再不行,可以借助科学的手段迅速断代。十年八年也不怕,将来再作结论也无妨。不过,可喜的是我们看到一些考古领域一些务实学者,也广泛的和民间务实派交流。双方取长补短,理论与实践结合。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有积极意义的开始。

  四、市场文物鉴定的胜任者

  在科技鉴定文物没有完善的今天,民间市场文物艺术品鉴定还要以传统实践眼学为主、科技鉴定为附的一个漫长时期。无论是体制内文物艺术品鉴定者还是民间文物鉴定者,鉴定人员首先要有长期扎扎实实过硬的实践经验,自己收藏在收藏活动实践中锻炼出来的鉴定专家更是难能可贵。作为众多民间文物收藏者,都不可能全部成为一个合格的实践鉴定专家和行家,这需要“悟性”作为基础,其次是非常专业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战经验作为支撑。文物鉴定是一个复杂的综合性技能,不仅需要市场实战经验学和考古学知识,还要懂得自然科学,如历史学、物理学、化学、冶金、工艺,以及文学、艺术、绘画等方面的知识,还要懂得高仿做伪领域里的江湖圈子、高仿作伪方法和不断突破的技术手段,更要培养自己的道德情操和学术素养。真可谓:文物学、社会学、自然科学、实践经验学、道德学五者融合为一体,方能胜任文物鉴定之职。理论与著作、各种国家头衔和社会名头等都不是具备实战鉴定能力的证明。鉴定高端文物艺术品和高精仿文物才是检验是否具备鉴定能力的试金石。

  这里单独说说文物鉴定里面的道德学。一个眼力过硬、理论知识全面的鉴定师,如果道德素养不过硬,也是极其可怕的。比如面对价值连城的真品文物鉴定,是否藏有私心?是否违心的“鉴定”成为“赝品”,而与同伙“乘火打劫”?还有面对“高仿”操盘手巨大利益诱惑而充当咋骗帮手?这些都是一个文物鉴定者非常重要的道德情操。最近数位国家级文物专家参与的假鉴定和假评估的24亿元赝品汉代金缕玉衣骗贷案,严重的告诉我们:利益的诱惑,可以使一些兢兢业业在文物战线上奋斗一生的文物专家道德溃败、罪留千古都无所顾忌。

  要成为一名真才实学的实战型文物收藏鉴定者,虽然道路艰辛,面临诸多考验和磨练。但只要多实践,多学习,多求教、不怕挫折、认清真假圈子、尤其虚心向实战派藏家和行家请教,多动脑子进行思考,发现问题、总结经验,是完全可以成功的。关键要看你能否真正的豁出去,在各种环境中锻造自己。成功需要“天才”因素,但不去走在通往成功的路上拼搏,“天才”何以体现?

  那些有名头、有资历、有著作论文、有曝光率、有粉丝、有势力而无实践实战经验的文物鉴定专家们,鉴定文物并不像当官那么容易,采用点手段,耍耍官腔和摆摆官势就可以蒙混过关。文物鉴定,尤其是市场文物鉴定就是拼刺刀实战,你有丰富的经验和扎实的各项知识,就能拿下,否则你就被高精仿赝品拿下。那些国家级文物鉴定专家证书和某些艺术品鉴定师证书,在你参考之前,最好先咨询一些民间实战型文物收藏家,他们一般都知道那些是伪专家搞的赚钱伪证书,那些人属于真经圈子还是赝品圈子。

  社会流通的文物通常情况下由市场来决定,其鉴定均为市场型行家、实战型藏家和实力拍卖公司御用鉴定专家来把关。尽管他们不具备所谓的国家资质和法律认可的鉴定依据,但国家体制内文物鉴定专家把关的社会文物艺术品,一般情况下都不被市场认可,原因上面我们都已经说明。

  作为国家法律层面,国家承认的鉴定专家基本只有三类:一是国家文物局主导的文物鉴定委员会,最为普通藏家认可;二是文化部认证的鉴定专家(现已取消);三是各省级或市级文物部门主导的鉴定委员会和文物鉴定站。法院和海关在办案时首先考虑这三类专家。按照现行法规,这些专家只对文博系统而不对社会和私人开展鉴定活动。因此,社会上各类鉴定活动和电视鉴宝节目,只能算是“群众文化活动”,出席的专家要么是来自权威机构私下“走穴”和“退休赚外快”,要么就是民间明星专家和草根专家。目前情况来看,具备真正实力的草根文物鉴定专家,大多数都害怕出来露面。但你只要找对圈子或者找对人,都会给你准确满意的鉴定结果。那些飘浮在面上整天嘈嘈嚷嚷的民间一些赝品藏家和伪学之人,让人感觉民间收藏乌烟瘴气,只要明白河里的金子都在河床底部沉积的道理,就会知道谁真谁假。

  五、目前我国的伪专家类型

  这几年,大量民众参与收藏,文物艺术品鉴定需求巨大。尤其一些高校根据社会需求,陆续开办起古陶瓷鉴定专业课程。说是“专业”,其实面临着既无专业教师,又无专业教材的窘境。它们只能临时聘请一些文物单位的专家,来校讲授自己的经验和感受。就专家而言,水平也参差不齐,能称为真正鉴定家者更是少之又少。其中有五类人都属误人子弟者。

  第一类:行政官员型“专家”。这种人在博物馆和文物部门当过几天行政领导,凭借手中权力谋取一个“研究员”资质或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的外衣,离退休后在社会上胡乱鉴定。这类人的行政管理经验要远多于他所了解的文物鉴定知识。

  第二类:著书论文型专家。这种人通常擅长理论研究,实践方面非常欠缺。有的利用他人著作和当代网络技术,擅长对相关资料进行汇总编纂,有可能“著作等身”,但都是“爬格子”的成果。若讲理论知识,可以夸夸其谈,若论鉴定实践,仅为“纸上谈兵”。这些人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他不懂的东西,什么古陶瓷啦、古玉器啦、古字画啦、青铜器啦统统拿下,简直就是一个“万斤油”。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什么都懂就等于什么都不懂。

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第三类:越俎代庖型专家。这种人有的是考古学家,有的是博物馆学家,甚至还有文物单位的保管、保卫、电工和勤杂人员。他们多以文物工作者自居,大有“近朱者赤”的感觉,喜欢越俎代庖,四下活动。在他们的专业领域或许是精英,但绝非专业鉴定家。最可笑的是一些人外行,考察几回外国博物馆,上手一些馆藏品,回到国内就是专家。

  第四类:因循守旧型专家。这种人是典型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他们中的元老级人物,在解放前的古玩界也曾叱咤风云,但几十年的“大锅饭”把他们的锐智已经消磨殆尽,跟在其后的晚生,更是徒有虚名,不思进取。他们老化了的知识无法跟上时代步伐,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显得极不适应,或避而远之,或屡屡失误。

  第五类:道德缺失型专家。这种人有一定专业知识,但视钱如命,金钱至上。他们为了钱可以满嘴跑舌头,总把假的忽悠成真的。他们可称得上是“证书专业户”,满世界都是他们发放的“鉴定证书”。这种人虽然为数不多,对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最后总结

  文物鉴定专家要专而精,人们不仅要问,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鉴定家呢?笔者认为真正的鉴定家,应当在该领域首先是实战派行家或实战派藏家,然后具备丰富的理论知识和专业知识,玉器、青铜器、古陶瓷、木器、书画、杂项等领域的鉴定专家莫不如此。就古陶瓷而言,既要古陶瓷的人文历史、产窑口、工艺传承、审美取向、装饰艺术、制作工艺以及历代仿品特征有深入研究,还要关注市场、了解市场、参与市场,对古陶瓷作伪新动向了如指掌。只专不行或者只行不专,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鉴定家。目前,国家体制内的多数鉴定专家,毫不客气的来讲,多都属于研究性质的专家。既是研究专家,又是市场性质行家少之又少。能真正胜任文物艺术品鉴定的专家,多来自于市场型人才。希望国家文物管理部门要抛弃国家体制型人才观,用人唯才而非唯亲,才能有效解决我国文物艺术品混乱鉴定局面。凤凰彩票网(fh643.com)